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徐生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舀海高歌一醉红——论海洋画家徐生华的创性思维

2013-12-30 15:46:1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丁芒
A-A+

  此文题目是我为著名画家姚治华名作《望东海》所题散曲“播海令”调之尾句,集中表现了我读此画时内心迸发的豪情壮慨,也说明一幅真正能传情达意的好画,其艺术对读者心灵无穷的震撼力。想不到几年之后,我最亲近的诗友,著名军旅诗人李中华,给我引来一位以专画海洋而扬名中外的画家,并挽我为其新画作撰文。

  我的爱海情结,早在五十多年前即已奠定。不仅我的家乡南通市就在“江之尾、海之滨”,建国初期,我就是“中国人民海军”之一员,舰艇巡航,孤岛立哨,披潮劈浪,军港晨昏的生活经历都有,我还撰写过《头门山海战英雄艇》、《蓝色的征途》、《海鹰》等著作。可以说大海已沁入我的生命,以致每见写海的诗文书画,心中的碧波总是荡漾不已。正由于此,在我年迈力衰而求序评者踵至,不得不设防拦堵之际,还是接受了这位海洋画家徐生华先生的邀约。

  细读其画,也看了几位专家的评论,真是激赏不已,思绪纷涌,赞许之词,拥塞于喉。一序篇幅有限,只好撷其至要之一端而析之,这就是他的创性思维。

  我认为,创新是徐生华艺术思维之核心、之主导。在继承借鉴与创新的关系上,国画界的积习,是把继承置于首位;能注意借鉴,吸取西方艺术的优长,进行中西融合的画家,已经很不错了;大胆创新者似还微乎其微。这是国画尚不能大步前进的重要原因。其实,如不是为了前进,继承和借鉴都没有绝对的意义。从此角度来考察徐生华的画,我觉得他正是一位从惯性阴影中脱颖而出,敢于蹈险犯难自创新路的具有高度创性思维的画家。

  一、从题材角度来讲

  山水画是国画中之大宗,综其特色有三:其一,大多以山为主体,水为附体,山为实象,水为虚象,悬瀑流泉,平湖波光,只为构图需要映衬而设。其二,因此对水的描情赋意,往往极不经意,留一缕空白、写几笔远帆示意而已,且多系山泉小溪、江湖河港,境界比较偪仄。画海的作品也有,不多。其三,传达的大多是文人雅士、逃尘倦客的山林逸趣、消极淡放的小我精神境界。徐生华却走出传统定势思维,别开生面,不但走出内陆,专画我国辽阔的海彊;且以水为主体,以积极的入世精神,画出海洋的阴晴晦明、雅静迸腾之姿之性。以抒表雄放豪纵或幽邃沉稳多种情感形态。身居海滨的人很多,海滨城市的画家也不少,徐生华而外,有谁以画海洋题材为其探深致远目标者?我认为这种不走现成路、硬是去披荆斩棘的“拓荒”精神,“开创”精神,乃其成功之本源。

  二、从结构(章法)来讲

  他一反传统山水画之常规,而是主从倒置,虚实易位,把水作为画幅主体、实体,而崖岸、礁石、沙滩等实象、重象,却置于边、近、角地位,起个映衬作用。他的大画《乘长风破万里浪》,只以四分之一的篇幅画山,左下一角画礁,大部分画面均被远近的海面占领,真是汪洋恣肆,近处的潮浪,一被礁崖所触,立呈纷迸腾越之姿。礁崖等则成了有助于表现主体意象的东西。虚与实有了内在联系,就不是单纯附着于画幅的赘物。其《沧海旭日》,除远空旭日半轮,近边一溜墨礁外,全幅画的是朝霞潋滟、波痕参差的海面。当然,在画面结构上,他还有种种巧妙的样式设计,且各有不同,还附有船、舰、海鸥、漁民、树木、房屋等等细小的“配件”,但我觉得他都是在上述规律中加以“微调”、“变异”,也就是说,他章法上的创新,已形成自身的独特风格,因此,他画的海,也呈现多彩多姿。

  三、从接受审美角度来讲

  中国画从来讲究“天人合一”,强调通过画面,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互通互悦。这是两方面的吻合,一方面是画家要赋予画面以人类精神审美的契机启迪,也就是要赋予诗意等情性的触发;另方面,接受者要通过画面的抽象,获得精神升华的感受,如愉悦感、奇妙感、哲理感等。这就要求画家:一要投入情性的思考,如何移情于画家的物象,使其不但能示形,且能达意和放射感情;二画家必须考虑如何利于读者接受,循其形象而达到情意的领悟。所以“审美接受”是画家不得不考虑的重要问题。现在有些画家,画山水多是古装老人掀髯亭中,观赏山景瀑势,花鸟画家画来画去多是一枝斜红,立鸟两只。表现的都是陈旧的感情、共性的感情,从接受者来说,早已形成“审美疲劳”。徐生华画海,不仅题材新、章法新,似还考虑到审美接受问题,因此每幅都有不同感情的投入和释放。例如:甲午海战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沉痛记忆,你画海,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昔日的奇耻与今日海防的坚固,即昔日海的悲歌,与今日海的壮慨。这种“审美预期”,画家自当首先悟到,徐生华在威海生活二十余年,也许对这种“审美预期”的敏感度更深,《宝岛南沙》、《海上长城》,固是直面这一主题,在其余画中,也时有军舰远弋、哨所立风。另,他的画中出现的人物不多,有人物的也只是漁民、船工等劳动者,其余则是人的象征物,如民居、哨所、灯塔、舰艇、漁舟等,我觉得在徐生华心目中,海,就是他面对的人,海,就是他“天人合一”画旨的体现,是画家与海、画与观众合一的情感示形。与电视剧中见物不见人的所谓“空鏡头”的艺术概念完全不同。

  四、从技法角度来讲

  徐生华海洋画技法上的创新,也颇有独到之处,一序无法细加例述,仍撷其两个要点来说。

  动势感 绘画无非一纸静物,物无动势,则不能产生超越视觉、向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转移的通感效应,画就变“死”。徐生华海洋画之所以令人叹为观止,无非因为能表述海水在各种境遇下的各种性格感情特征的动势形态,如静谧、徜佯、迸腾,使人产生沉稳、宽容、愤怒诸种感情的联动。《沧海旭日》其画“朝阳映海、波光粼粼”之意境,《潮汐之歌》画成“乌云怒空”,都令人生发感情上不同的联想。而对人心灵撞击力最强的,则是他画的那些击岸的惊涛,那是大海冲冠的白发,也是大海心灵的圣花,虽是如昙花之一瞬,落在画上却成了千古的胜迹,一画当前,如迎其势,如闻其声,令人心悸神夺,睱想无边。这是生华画中最抢眼的焦点,谓之“画眼”也可。

  反差感  一幅画,孤立静止地摹真写实,单线平涂,便没有动势感,也就没有了时间性的节律感、空间性的呼应感(物象之间内在联系的暗示)。传统的工笔花鸟画固是如此,传统的山水画在这方面的效果,也往往较差。徐生华的创性思维,正是在这方面展开了灵翼,而从皴涂的笔墨功夫上形成“差”,从物象的动感上形成“反”。这种反差手法融汇于一幅,便形成艺术感受上的节律与呼应。

  以其《狂涛吹浪》一画作例:稳静坚定的礁石,与奔腾迸飞的潮浪之间,有种种相反相成的关系:相反,如静与动、刚与柔、远与近、白与黑;相成,如潮因触礁而迸腾,礁因海水的搓磨而园滑。这是两个背反的物象之间的内在联系,呼应关系。画家以艺术技法强化其反差,例如以远浪踵至,暗示惊涛击岸的节律(时间),以海鸥惊飞暗示激浪腾举之声势(空间),以礁石的园润光滑、无棱无角(甚至如《靠水吃水》把礁石画成巨大的卵石),暗示海洋强大而又悠久的生命力。这种反差表现得越强烈,便越能鲜明、深刻地体现画的精神层面的意旨,亦即诗意。诗意是画之魂。画魂愈彰,则审美接受效果愈显。这是徐生华的海洋画能够到达一定的审美高度,受到广大观众的激赏的重要原因。

  徐生华的艺术思维和技法优长,细究起来,当还有不少方面值得学习。例如他从小的志趣与历练,长期移居威海市对海洋的深切感受,他专攻一门求约求深的进取路线,以及深湛的笔墨功夫靠苦学苦练才得养成,等等,许多都属于共性的原因,每个成功者,或多或少都具备这种经验和优势,就不再展开评述了。

  徐生华年未半百,已是中国国家海洋局中国海洋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成长之快、成就之高,迥出于众,相信他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和时间,去“墨中翻巨浪,纸上滚波涛”(李中华所赠诗句),把中国的海洋画种推向艺术更高峰。

  我不嗜酒,但赏微醺之际的那种得意忘言的精神境界。而每临好诗好书好画,感觉与饮酒相同。今读徐生华海洋画感觉亦复如斯。乃拾旧句“舀海高歌一醉红”为题,以概括我对徐画的激赏之情与亢奋心态。

2012.10.金陵苦丁斋

丁芒: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徐生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